扬州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热血狂神 第374章 夜出武阳城!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24:28 编辑:笔名

热血狂神 第374章 夜出武阳城!

更新时间::50:00374.第374章夜出武阳城!

厉柔的情绪有些激动,楚洛心里也是如此。

这么说,这日朔长老非但不是敌人,反而是自己的姑父,那就是自己人。

“还能有什么事,能让姑姑如此心神意乱,想必,姑姑方才所说的那狮吼啸天功,应该就是姑父大人的得意武技吧?”

楚洛面对厉柔,略加解释。

厉柔的眼中满是惊讶,将楚洛打量了一番,听了楚洛的话后,厉柔稍作镇定,这才徐徐点头道:“你所言一点不差,虽然,那个自称为日朔长老的人,面貌并非我当初的夫君狄战,但这狮吼啸天之功,乃是他的绝技之一,也是狄家传内不传外的功法。”

楚洛的眉宇稍稍皱在一处,几息之后,问道:“姑姑,我倒是有几分不解。难道说,单凭这一吼,单凭这所谓的狮吼啸天功,你便能够确定那日朔长老,就是姑父狄战?”

“这……。”

厉柔有些语塞,迟疑片刻后道:“可是洛儿你想想,方才,那日朔长老为何吼了这一声,但却对我们没有构成伤害。”

闻言,楚洛略加思索,点了点头道:“的确,有可能是他想让我们知道他的身份,这才直接用上了只有姑姑你一人了解的狮吼啸天功,可这里面疑点也不少,毕竟,功法这种东西,说是嫡传,但还不足以证明此人的身份,此事事关者大,我们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认定。”

“嗯,洛儿所言正是。”

“姑姑,方才那日朔长老施展狮吼啸天功的时候,我见云环和银铃两人也都有些惊讶,想必,他们也知道这其中的玄机,只是那狄空却……。”

厉柔在楚洛的面前来回踱步,叹道:“哎,云环和银铃,是我当初的云天阁时最亲近的丫鬟,她们两个原本都是孤儿,是我从山下捡回来的,也是我看着她们长大的,所以,我和你姑父狄战当初的事,她们两个自然知道。”

楚洛点了点头道:“嗯,只是,狄空好像不是很了解。”

厉柔瞥了一眼楚洛,笑了笑道:“你小子,观察的还真是仔细。没错,空儿并不知道狄家狮吼啸天这门法诀。所以,方才日朔长老用上此功的时候,空儿没什么其他的感觉。”

“哦?那倒是有趣了,按年岁计算,当时云天阁出事的时候,狄空应该也有了十岁左右,身为狄家的嫡系子孙,怎会不知家族成名武技呢?”

厉柔摇了摇头道:“哎,你说的不错。我和你这姑父,其实也是聚少离多,我要担任云天阁六阙阙主之一,而他,也要经营狄家的很多要事,空儿当时,便跟随在我的身边。当年的狄家,一共有六大绝技,你也知道,即便是高级武技,也并非是所有人都适合练,当时的狄家家主,也要针对狄家子孙的资质来判断,哪一个适合修炼哪一门的武技,而空儿的身体偏于阴柔之性,不适合狮吼啸天这种刚猛的武技,既然不适合,也没有必要让他知道,即便当时他听过这门武技的名字,到现在过了十几年,方才冷然听到那一声,空儿没有什么感应,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原来如此,楚洛听后点了点头。

厉柔看了看楚洛,问道:“洛儿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楚洛盘思了片刻,说道:“其实,现在已经能多半肯定,日朔长老就是姑父狄战大人,但由于此事关系重大,所以,我们不得不再确认一番,呵呵,如果日朔长老真的就是姑父大人,那么,此次危机便自然化险为夷了。”

厉柔听后,也没有多加思索,便道:“洛儿,你说该怎么办,我全听你的便是。”

“嗯,多谢姑姑。我看,今晚我们要出城一次了。呵呵呵,或许,他之所以吼了一声狮吼啸天便退回到密林之中,应该就是在等我们。”

厉柔微微皱眉道:“洛儿,那狮吼啸天的确让我乱了心神,但方才听你一番话,我看,此事真的要多加小心,如果此人见到过狄家之人,也有可能了解这些,万一,他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将你我引出去,那姑姑可就对不住你了。”

楚洛眉角一挑,转身直面厉柔,笑道:“哈哈哈,姑姑,这一次你想的有些多了。放心吧,我能如此决定,也是有一定把握的,姑姑

,十几年了,我只是盼着晚上,见到姑父的时候,你可千万不要失了情绪啊。”

厉柔顿时婉儿一笑,伸出手在楚洛的胳膊上拍了一下。

“臭小子,还拿你姑姑开起玩笑来了。”

“呵呵呵,哪敢哪敢,姑姑,那就这么定了,入夜之后,我便来找你,我们一起潜出城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……。

入夜时分,乌云骤起,天空中看不见星光,月亮也早已经隐匿了踪迹,整个武阳城外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密林之中却闪烁着斑斑光火,近千人盘踞在密林中的那片空地上,整片密林几乎都有人暗中监视,楚洛和厉柔趁着夜色离开了武阳城,沿着城西的河畔接近了密林。

楚洛和厉柔有些为难。

现在可不是和上官震英交手的时候,孤注一掷下,进入密林之中,可以将暗哨全部干掉,远远的看着那片密林,厉柔便紧锁双眉,轻声道:“洛儿,此事恐怕难办了,这林中想必到处都是眼线,我们千万不能惊动了这些人。”

楚洛微微皱起双眉,瞥了一眼厉柔,笑道:“姑姑,你该不会是想要去见那日朔长老吧?”

厉柔转回身,面带疑惑的道:“怎么?我们不见他,此来有何意义?”

楚洛顿时抿嘴一笑,而后摇了摇头道:“呵呵呵,姑姑,我们来的目的自然是确定那日朔长老的身份,既然是这个目的,就说明我们还无法确定他究竟是谁,你想,我们即便能躲过眼线,见到了日朔长老,那又能如何?”

厉柔平日里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,但有的时候有些事,完全能让一个人心神不定,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也会出现差池,楚洛的话,使得厉柔心头一动。

如果日朔长老不是狄战,此去就等于自投罗,莫说那里有近千高手,就是单单一个日朔长老,也完全能要了他们的命。

可厉柔便不明白了,这似乎是一个矛盾。

此来的目的就是要摸清日朔长老的身份,可是,也正是由于不知道这日朔长老究竟是不是狄战,又不可以去靠近,这便等于是进也不行,退也不可。

厉柔有些迷茫了。

“洛儿你说的是,姑姑我今天心神不定,咱们真要是进去,可真说得上入了龙潭虎穴了,可是,咱们不进去,此来有什么意义,如何能确定那日朔长老究竟是谁?”

楚洛倒是没有半分愁容,而是找了一块大石坐下。

厉柔见此更加疑惑,她走到楚洛的面前,略有几分焦急的道:“洛儿,你究竟是怎么想的,可别折磨姑姑了,我这心乱如麻的。”

楚洛急忙笑了笑道:“呵呵呵,姑姑哪里话,我可没有那个意思。姑姑,其实很简单啊,那武阳城外有护城阵法,即便日朔长老有着破虚境界,也绝不敢擅自闯入,在白日,说话又不方便,如果他真是狄战的话,所要做的,就是让我们知道他来了。”

厉柔点了点头道:“嗯,是啊。”

“那便对了,如果他真的是狄战,根本不用我们去找他,我们只需要离开阵法区域,静静的等候便可以了,他会来找我们的。你我要做的,就是仔细观察四周的风吹草动,如果有人向着我们靠近,并且心怀不轨的话,姑姑,你可要有心理准备,那就等于是说,日朔长老并不是狄战,并且,他们已经知道了姑父的秘密,白天的事,是他们做的陷阱。”

听了楚洛的话,厉柔似乎有些明白了,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“姑姑,你且静心等候吧,我想,今晚一定会水落石出的。”

厉柔看了看楚洛,最终点了点头。

过了一刻钟的样子,楚洛离开了厉柔,使得厉柔有几分不解。

“洛儿,你去哪里?”

楚洛当即回道:“姑姑,你想想,姑父很可能已经认出了你,但是,他可不知道我是谁,如果他已经来了,看到你跟我在一起的话,很可能顾忌到你的安危不会出来,嘿嘿,我现在还是那个无双武院的叛徒呢。”

听后,厉柔轻轻点头,心中暗道:“洛儿小小年纪,心思却如此缜密,所思所行连我都自叹不如啊,哎,大哥,我们厉家虽然惨遭横祸,但是能有洛儿这样的传人,你在天之灵也算是无憾了,我想,洛儿终有一日,一定会恢复我们云天阁的声誉,替你和大嫂报仇雪恨的。”

楚洛离开了厉柔,同时,他隐匿了自己的气息,最后甚至潜入了水中,借此来消弭自己所有的痕迹,否则,日朔长老根本不知道楚洛就是云天阁主厉啸天之子,他即便真的来了,看到楚洛跟厉柔在一起,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,甚至很有可能对楚洛下杀手。

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专家号多少钱
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地点
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的专家有哪些
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位置
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