扬州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魔弓马丁 第三十章应有的资格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24:15 编辑:笔名

魔弓马丁 第三十章应有的资格

这熟悉的场景让我不由自主的放慢了脚步,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的熟悉,看着那个标着D的窗口,我还真有种冲动过去翻翻今天有什么任务。

可是,我已经不是十年前的我了,压了去窗口接任务的冲动,随着张汉文一路向里走,在佣兵公会大厅经理的办公室前,我们停下了脚步,那边大厅经理已经站在那里等着我们。

显然,我们一进到大厅,他已经得到了信息,特意在他的办公室门口相迎了,看到我们来到,他向室内做了个请的手势,说道:“欢迎,马丁先生,请这边走。”

说完,先一步脚入室内,亲自给我当起了引路人,穿过他的办公室,我们走进大厅后面的办公区,迎面正碰上一个人,张汉文凑过来轻声说:“上次来的时候就是他接待我的。”

我点点头,脸上没有什么反应,那主管正一脸沮丧的抱着个纸箱子向外走,经过我们身边时,他看到了我们,脸上绽出一丝笑容和期望,可我们那没有表情的面容,让他本已擦出了一点点小火花的希望之火,迅速的泯灭在长长的走道里。

“请问,刚刚经过的那位出了什么事吗?”在他从我们身边经过之后,我特意转头看了一眼,然后好奇的问那个大厅经理。

“那是我们这里一个原内柜主管,不过他前几天处理一件很重要的业务时收了点客户的好处,不巧被公会纪律委员会查到了,所以,公会按纪律把他开除了。”大厅经理满含深意的看了眼我,平淡的说道。

呃,他为什么那样看我?我想上去问问清楚,张汉文轻轻碰了我一下,轻声说一句:“可能和我上次来办拍卖的事有关,这事不能问。”我再次点点头,只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继续向深处走去。

走到走廊尽头,顺着走廊向右手一转,就在右手边,一间接待室门开着,大厅经理在门口对我们说:“请两位在这里耐心等一会儿,一会儿就会有测试人员来给您做资格鉴定。”说完,略一点头,自顾自的回前厅去了。

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走进会客室,刚刚坐定,一名老者就出现在了会客室门前,我不得不离开刚刚坐下的椅子,站起来迎接那老者,那老者看了我一眼说道:“你好马丁先生。”他拿出早上我刚刚签过字的文件,指着那个签名问道:“冒昧的问一句,您的真名是叫马丁先生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他从文件中的某一页拿出一张魔法影像,举起来和我做了个比较,他放在影像说:“还真看不出,你和这个马丁很象啊!”

我探过头去看了一眼,我自己心里都笑了起来,那影像上一个看不出年龄的佣兵穿着一身佣兵短甲,外罩佣兵罩衣,照例罩衣上的兜帽严密的把他的容貌掩盖上了。

这个形象我太熟悉了,这形象我保持了五年,直到我坠入黑暗改穿法袍为止。而我今天就是这么一身打扮,只是没有戴上兜帽。

我向那老者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

,他向我做了个请的手势,我拿起那张魔法影像,仔细的看了看,再把他交给张汉文,张汉文看了之后,还特意也比较了一下才说:“是真的像,如果这位的兜帽可以摘下来就好了,说不定这位老先生就会对你说不用测试了,你就是他!”这最后一句,张汉文是指着影像说的。

老者从张汉文手里拿回魔法影像说道:“就算这个魔弓马丁摘下兜帽和这位先生长的一模一样,我也不会放弃做这个测试的。你们知道吗?当年就是我给他办理的隐秘团战,在他交还团战任务单和黑星佣兵团徽章时,我多么的震惊,我以为他会一起不回,而暴风会就此被取消团籍,可我想错了,被除团籍的是黑星,这还不是我最震惊的。

据我所知,黑星参加团战的一百名团成员一个都没有回来,而马丁带回来了一百名佣兵的徽章,那魔弓的称号还是我亲自给他加上的,所以,我不会让这么一个荣誉称号在我手里,交给一个不应该持用的人手里。”

我向那老者鞠了一躬,然后仔细看了他一眼,我不记得那时候我取得这个称号的时候,有这么一个老者在边上,他身上的波动让我感到陌生,我不知道这应该如何解释,但我还是说道:“谢谢您告诉我这些,我会努力去完成所有测试的,我会努力得到这个称号,请相信我,我不会让这称号蒙羞!”

“小伙子有志气不错,但也要先能过了我这一关!”老者听了我真诚的回答,终于露出一丝笑容,他拍拍我的肩继续说:“先证明一下你会用弩。”

他看了一下我的脸,为了配合他,我不得不装出一丝惊讶,他很满意我的表现,他继续道:“魔弓马丁的武器并不是弓,而是弩,一把魔法白骨弩!”

“你是用自己的弩还是由我们公会给你提供?我建议用我们公会的。”老者看了看我身上,他实在看不出我身上有什么地方可以装下一把弩。

我的右手上开始凝聚魔力,一阵蓝光之后,一把泛着蓝色光晕的白骨弩出现在我的手上,我说:“不用了,我用自己的好了。”

老者笑着点点头,他指着墙角的一处说:“你可以射击了,不用担心,这里有很好的魔法防护。”

老者的说音刚落,那个角落立刻跳出了一块标靶,我条件反射似得,半转身一直弩箭已经从弩上被击发出去,准确的击中那块标靶,只这瞬间,那标靶就消失了,而在标靶上的弩箭顺势跌落在地上。

老者“啪啪啪”的鼓起掌来,他欣赏的眼神更浓,对我说道:“看来,我们真的需要换个地方,这里确实有点小,请随我来。”说完不等我同意,就已经头前走出了会客室。

我转头对张汉文说:“佣兵公会的人都这么拽吗?说走就走!”张汉文笑了笑,推着我走向门口,他只是说了句:“入乡随俗,不要管其他的。”

其实,我不过发个牢骚,吐个槽,并没有要违逆佣兵公会的意思,在我走出会客室的瞬间,我的手隔空伸向那地上的弩箭,那箭立刻浮了起来,飞快的向我飞过来,在碰上我的手的瞬间,隐没在我的手掌里。

安康治疗白癫风医院
金昌牛皮癣
上饶治疗卵巢炎医院
安康治疗白癜风方法
金昌牛皮癣医院